春風十里.不如你 番外二 初吻-沐清雨

2017-08-02
目錄:> >

春風十里不如你目錄-沐清雨

陽光滿溢的早晨,剛剛睡醒的邢克壘隨意地坐在客廳的地毯上,身上的灰色毛衣柔和了他的軍人氣質,令他散發著居家男人的氣息。然而,如此豐姿無雙的邢中校不是重點,重點是他腿上那只粉嫩的小不點。

小不點是只可愛的小生物,長著米佧式的大眼睛,梳著齊齊的小劉海,穿著海軍式樣的藍條小背心,再配以粲然的笑容,著實招人喜歡。

邢克壘掐掐她肉肉的小臉蛋:“和你媽一樣,就知道傻笑。”邊幫小家伙套上鵝黃色的開衫。

“又在我背后說我壞話。”米佧走過來摸摸女兒毛茸茸的頭發:“她是我生的,當然和我一樣,要不然不得懷疑她是盜版的呀。”

“盜版?小心打折腿!”邢克壘伸手呵小不點的癢,邊逗閨女邊和他媳婦打嘴仗:“是你一個人生的嗎?軍功章也有我的一半好吧?”

米佧拉著小不點柔軟的手玩:“有本事下次換你生一個。”

邢克壘揮手拍他媳婦小屁股一下:“要是像你那么賣力,沒準就能生一個。”

哪怕小不點聽不懂她爹胡說八道些什么,米佧的臉還是紅了,她嬌嗔道:“流氓!”

邢克壘朗聲笑,在米佧臉頰上咬了一口。

或許是被爹媽擠到了不舒服,小不點傲嬌地一扭身,撲到米佧懷里哼了兩聲,然后含糊不清地吐出兩個字:“牛莽。”

邢克壘顯然已經習慣了女兒隨時隨地蹦出一兩句話,把小不點抱過來舉得高高的:“你個小東西,說爹什么?”

小不點不僅不害怕,反而咯咯笑起來,笑聲清脆如銅鈴。

等爺倆瘋夠了,米佧把小不點接過來小聲說著什么。

邢克壘見狀不滿:“你們娘兒倆不許背著我說悄悄話!”

小不點轉過臉來呲牙笑,像是安撫,結果沒等邢克壘欣慰一下,就聽小家伙奶聲奶氣地說:“巴巴是牛莽。”

邢克壘捏捏她的小下巴,“別什么都跟你媽學。”然后朝米佧豎眉毛:“晚上收拾你。”

米佧握著小不點的手打他:“寶寶快點長大,和媽媽同仇敵愾對付爸爸,好不好?”

他是階級敵人嘛,還同仇敵愾。邢克壘失笑。他閨女則揮舞著小手,軟軟地說:“快長大,牛莽……”

邢克壘把她們娘倆摟懷里:“看來等她長大了,你們兩個女人聯起手來,確實沒安生日子過了。”晃晃小不點的手,他感嘆:“古靈精怪,也不知道像誰。”

米佧俏皮一笑:“親閨女,像誰誰知道。”

小不點仿佛是聽懂了什么,眨巴著黑亮的大眼睛瞅瞅她爹,又看看她娘,最后摟著邢克壘的脖子,咯咯笑著湊上去親了他左臉一下。

小美人主動獻吻,身為爹的虛榮心被滿足,邢克壘彎唇笑起來,以眼神示意米佧親他右側臉頰。結果就在米佧害羞時,小不點又湊上來,把口水印邢克壘右臉上。然后把小臉貼她爹頸窩,彎著眼睛朝她娘笑,小樣子可愛得不行。

哦,忘了說,邢小佧今天的初吻,就這樣被她爹奪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