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微微甜 完結大結局-酒小七

2017-10-06
目錄:> >

時光微微甜目錄

三年后。

6月28日。

“……加權平均成績專業第八名。先后獲得了校優秀團員、校三好學生、國家級獎學金。除此之外, 我也積極參與各類實踐活動, 獲得過全國英語演講比賽一等獎、與團隊一起獲得全國大學生創業比賽特等獎,在越林集團實習期間,獲得整個集團“年度優秀實習生”的榮譽……這就是我的大學生活。這四年來,我從迷茫到堅定, 從青澀到成熟,收獲了知識與成長, 懂得了責任與擔當。在這個離別的季節里, 我想對老師們說一聲謝謝, 感謝你們的悉心培養, 耐心教導;我也想對父母說一聲謝謝,感謝你們撫養我教育我, 包容我的任性……”

向暖握著早已經寫好的發言稿, 不緊不慢地讀著。南山大學鳶池校區體育館里坐著三千多名師生, 正聆聽著這位畢業生代表的發言。

距離主席臺很遠的座位上,有男生正舉著望遠鏡看, 一邊看一邊和身邊的小伙伴討論:“這就是向暖嗎?好漂亮!為什么咱們主校區沒有這樣的女神, 我不服!”

“有也不是你的。”

“林初宴那個老賊太狡猾了!女神才大一他就下手, 無恥!”

“他要不早點下手, 不定被誰搶走呢。”

“現在撬墻角來得及嗎?”

“你不知道么, 南大流傳著一個說法——誰要是敢打向暖的主意, 林初宴就會報復他。”

“哦?怎么報復?”

“不清楚。不過, 根據一些人的證詞來看,他的手段極其殘忍, 部分時候甚至變態。傳說,有個男生被他拽進小樹林里這樣那樣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?”

“你可以盡情發揮想象力。而且,這樣那樣之后,他還逼著那個男生叫‘媽媽’。”

“臥槽!!!”

……

向暖流暢地讀完發言稿,走下臺時,掌聲還在響動。她隱隱聽到有人喊“女神”。

她也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,南山大學的學生們就喜歡喊她女神,貌似是從和林初宴在一起之后?

也是從那個時候,她知名度越來越高了……

唔,林初宴是個自帶聚光燈的男人,她沾上他,被人注意也不奇怪。

向暖回到座位上,畢業典禮的流程還在繼續。

“暖暖,剛才帥呆了!”閔離離朝她豎了兩個大拇指。

向暖不好意思告訴閔離離,這發言稿還是林初宴幫她潤色的呢。林初宴這人雖然高調,有時候還莫名其妙地騷氣,不過呢作為男朋友還是挺好用的……

閔離離即將出國留學。鄭東凱去年畢業時放棄保研,今年申請了和她一樣的學校,也獲得了offer。

“鄭東凱是在等你嗎?”向暖問道。

“他說不是。”閔離離翹了一下嘴角。

“我覺得他沒說實話,悶騷,一定是跟林初宴學的,近墨者黑。”

“我看不像。我們家鄭東凱是悶騷,你們家林初宴是真騷。”

向暖:= =

畢業典禮的最后一個環節,是學位授予儀式。校黨委書記親手幫向暖撩了流蘇,鄭重將學位證書交到她手里。黨委書記是個慈祥的小老太太,她笑望著向暖說:“前程似錦。”

“謝謝,謝謝劉老師。”

“唉,又送走了一批。”

向暖有些傷感,上前抱了抱這位小老太太。

畢業典禮結束之后,向暖他們班組織去校園里拍照。一路上,向暖收到了很多糖果。

這是南大的一個傳統活動。糖果是校學生會定做的,每個畢業生一顆,糖紙上印的字由畢業生自己提供。有印名字的,有印名人名言或者詩句的,也有印一些暗號之類,作為曖昧而隱秘的告白。學生們畢業當天,可以把自己的糖果送給任何一個人。

送糖果會發生很多故事。有人因此一笑泯恩仇,有人終成眷侶,也有人告白失敗,從此各奔東西。

林初宴去年的糖果是留給向暖的,他糖紙上印的字相當之肉麻,不提也罷。

不管怎么說向暖今年的糖果肯定是要留給他的。

不過她也沒料到自己會收到這么多糖果,看來她人員不錯嘛。

后來向暖擔心糖太多拿不了,回寢室取了個塑料罐子,糖都裝進罐子里。她走在路上,有人給她糖,她就把罐子伸過去,說:“謝謝!”

像個化緣的。

拍照活動持續到下午四點多,大家才散了。

向暖換下衣服,去了校門口,林初宴快過來了。

林初宴開的車還是以前那輛奔馳,不同的是,現在這輛車已經屬于他了——兩年前,他從爸爸那里買下了這輛車,父子倆去辦了正式的過戶手續。買這輛車時,林初宴竟然跟親爹砍價,而且是照著原價的十分之一砍,喪心病狂臭不要臉的樣子……林雪原都沒眼看。

林初宴漸漸地有點名氣之后,就和向暖他們一起,開了個店,賣家居用品。

說來這也是無心插柳。一開始向暖只是想參加創業比賽,創業比賽么大家都懂,就是比賽,基本不會真的去創業。幾人設計好項目,獲了獎,結果真有人來找他們了,想要投資,而且不是騙子。看來現在的投資人是很饑渴的,竟然開始對大學生下手了。

向暖心想,這項目給別人拿去賺錢,不如我們自己賺,把這個想法一說,大家一拍即合,于是自己投資了。

后來林初宴慢慢地混成豌豆tv的一哥,知名度越來越高,他們的家居用品店,生意也越來越紅火。

真是的,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,就成了有錢人了……

“傻子,發什么呆?上車。”林初宴正一手握著方向盤,一只胳膊搭在車窗邊沿,笑望著立在車旁的向暖。

向暖回過神來,看著他。他還是那樣,小白臉中分頭,和以前相比幾乎沒有變化。

她有點佩服。這貨都二十三了,這么一看還像個十七八的,一笑,特別的純良無害,特像個正經人。

向暖繞過車頭到另一邊,上車坐在副駕駛上。

天兒太熱,她穿著棉質短袖T恤和牛仔短褲,林初宴看了一眼她嫩白的腿,心里有點癢。

想摸摸,又不敢。

向暖晃了晃手里的糖罐子,“林初宴,你看。我今天收到這么多糖。”

林初宴一瞇眼睛,問:“誰送的?”

“有些是我們班的,有些我也不認識……對了,我們現在去哪兒?”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切,還跟我賣關子。”

“暖暖。”

“唔?”

“我準備了聘禮。”

向暖眼睛看著車窗外,小聲說:“我可沒說要嫁給你哦。”

林初宴空出一只手,伸過來摸了摸她的腦袋:“我看你又欠收拾了,鐵頭。”

向暖:= =

是的,沒錯,林初宴他變了。一開始喜歡的時候,叫她暖暖,膩得不像話,后來相處久了,他開始給她編莫名其妙的昵稱。

現在他喜歡喊她“鐵頭”。原因是她在游戲里經常玩上單戰士,打架時沖在前邊,所以就獲得了這樣的愛稱。

當然了,向暖以牙還牙,也沒吃虧,現在她對他的昵稱是“軒轅狗剩”。

兩人經常這樣一言不合就互相傷害。他們自己沒覺得怎樣,常看林初宴直播的觀眾們倒是快瘋了。男神女神變成了狗剩和鐵頭,正常人都受不了這個刺激。

“軒轅狗剩,你還沒跟我求婚呢。”向暖說。

“嗯,我明天,開著鑲鉆的拖拉機跟你求婚。”

向暖腦補了一下那個畫面,竟然覺得還蠻帶感的……

她不想和林初宴說話了,感覺自己被帶得不像個正常人了……

向暖打開手機,刷了刷微博,看到王者榮耀職業聯賽官博剛剛更新的一段采訪視頻。

接受采訪的是號稱“極火戰隊第一大腿”的忘卻。忘卻自加入極火戰隊之后就沒換過地方,一連三年。一開始是橫空出世的新人,后來成為老資歷。可惜極火戰隊是中下游隊伍,一直打不出成績,今年春季賽更是差一點降級。幸好忘卻在保級賽中力挽狂瀾,極火戰隊鏖戰七場,最后艱難地鎖定下個賽季的入場券。

有粉絲戲稱這是“一神帶四躺”。

向暖覺得這樣講其實也不對。忘卻固然神,他的隊友也不是躺的,否則不可能贏比賽。極火戰隊真正的問題出在管理方面。他們戰隊那個逗比經理,據說是戰隊老板的小舅子,反正把戰隊搞得亂七八糟的,人心渙散。

所以向暖挺為忘卻惋惜的。要是換一個戰隊,搞不好忘卻已經拿過冠軍戒指了。

為忘卻惋惜的大有人在,反倒是視頻采訪中的忘卻,一臉淡定。

主持人問忘卻是怎么走上職業道路的,忘卻答:“我以前是搬磚的,后來工地上引進了搬磚機器人,我沒了工作,經朋友介紹來打職業。”

“比賽前喜歡做什么減壓?”

“敷面膜。”

“哦?難怪你皮膚這么好。聽說你還代言了美白面膜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粉絲都喊你老公,你怎么看?”

“唔,要不就……別喊了。”

……

向暖笑呵呵地看完視頻,又點開看評論,發現有很多人在說:聽說極火戰隊要易主了,是不是真的?

“什么鬼,極火戰隊這種破戰隊,傻子才會買。”向暖不屑地點評了一句,接著又補充,“忘卻好可惜。”

林初宴說,“別看手機了。”

“那我看什么?”

“看我。”

“林初宴,你這么自戀,很容易被打的。”向暖雖這樣說著,還是放下手機。

她突然悠悠嘆了口氣,“唉。”

林初宴問:“嘆什么氣?”

“我就是覺得,你和虎哥是知名主播,粉絲無數;茵姐姐現在是傳奇教練,人送外號‘點金圣手’;沈學長做了兼職的電競數據分析師,低調又神秘,據說有很多大佬想認識他……你們都混的風生水起。我呢?我只得到一個‘優秀畢業生’的證書,哦,還有一罐糖果。”向暖說著說著有點挫敗,低頭看了看腿上放著的糖罐子。她搖了搖頭,“也許,我的一生,注定是平凡的一生。”說完,擰開罐子拿出一顆糖,剝開來吃。

含著糖,她念起糖紙上的字:“所向披靡。”

向暖捏著糖紙對著前方晃了晃,搖頭道:“感謝這位同學的祝福,可惜,我要辜負你的厚望了。”

所向披靡。

林初宴當然還記得這小子。他側臉看了她一眼,這傻子含著糖,臉蛋上因此鼓起一塊,一臉的沒心沒肺。

他緩緩地把車停在路邊。

向暖問道:“到了?”

林初宴幫她解下安全帶,她正要下車,突然被他摟著肩膀往他自己身前一帶。向暖猝不及防被偷襲,沒等她抗議呢,他已經吻住她。

發發發,發什么情啊……她有點莫名其妙。

但是林初宴這幾年來,吻技鍛煉得十分了得,向暖很快被他吻得身體酥軟,她無力地搭著他的肩膀,閉著眼睛回應他。車里開著空調,可周身的空氣卻仿佛越來越熱了。

林初宴趁著她被親得迷糊的時候,終于如愿以償摸到了她的腿,光滑細嫩的皮膚,凝脂一般,碰上就舍不得放開,他既心滿意足,又仿佛渴望更多。

但與此同時他的腰帶好像又要鬧革-命了……

林初宴依依不舍地放開她,喘息著,與她對視。

向暖這時才發現,他的臉鼓起來一塊,好像是含著什么東西。

嗯嗯嗯,我糖呢???

林初宴舌頭動了一下,帶動嘴里的糖塊換了個地方,一邊臉平下去,另一邊臉鼓起來了。

向暖呆呆地看著他。她簡直不敢相信,林初宴從她嘴里搶糖吃,還要不要臉了……

林初宴抬手托著她的臉,拇指的指肚輕輕摩挲她的唇角,壓低聲音說:“以后,不許吃別人給的糖。”

向暖感覺自己三年的戀愛經驗都喂狗了,他依舊能輕而易舉就讓她臉紅心跳。她靠在座位上,別開臉不敢看他了,“那你給我買啊?”

“我給你買,你要什么我都給你買。”

——

林初宴的車開到了郊區的一個別墅區,向暖看著外面掠過的房子,有些疑惑:“這地方我以前是不是來過?”

林初宴并沒有回答。他在一棟別墅前停好車,兩人下車后,向暖的熟悉感越來越強烈了。她突然一拍腦袋:“我想起來了!”

“哦?”

“這里是極火戰隊的老巢!三年前我們來過!”

“不是極火戰隊。”

“不信你過來。”向暖拉著他,走到她記憶中那個大廣告牌面前,然后仰臉一望,她傻掉了,“怎么會這樣?時光1014電子競技俱樂部?這是什么戰隊?咦,難道說極火戰隊真的轉手了?時光1014?這名字可一點都不霸氣——”

“它現在是你的了。”林初宴打斷她。

“哈?”向暖歪著頭,一腦門問號地看他。

林初宴從包里拿出一份營業執照,遞給她:“聘禮。”

“這,這……”向暖的手指在抖。她接過來看那營業執照,埋著頭,顫著聲音說,“這什么意思呀?”

“意思就是你理解的那樣。明天去辦過戶手續。自己的戰隊,就不要吐槽名字了。知道了嗎?”

“不是,我我我……你干什么要送這個?”

“因為你喜歡啊。”

向暖一怔,抬頭看他。她突然感覺心口酸脹得要命。

他們都長大了,越來越多的東西變得不那么重要。像很多人一樣,她也為某些東西癡狂過,但結果也同樣像很多人一樣,那些念想最后被風吹散在時間的角落,化作一點一點的野花,細碎地點綴在青春的道路旁。它們無關痛癢,無傷大雅,無足輕重,甚至不值得被銘記,被懷念。

她于是把它們沉在心底,從此忘記。

可是他記得,他都記得。

記在心底,從此不忘。

向暖突然就哭了。

淚水瘋狂地向外涌,順著臉頰滑出兩道小溪流,滴滴答答地落下去。她哭得放縱,眼里蒙了厚厚一層水光,身體輕輕顫抖,連嘴唇也在抖動。

林初宴嚇了一跳。向暖其實并不是個愛哭的人,更何況現在她哭得太夸張了。

“你,別哭啊……”他又慌張,又心疼得要命,抬手給她擦眼淚,可哪里擦得完呢,越擦越多。他只好把她抱進懷里,輕輕拍她的后背。“別哭,不哭,乖……”

向暖的淚水都浸在他的衣服上。她任由他抱著,發泄一般地,哭了很久。

最后她終于不哭了,腫著眼睛在那打嗝。

林初宴哭笑不得,用紙巾把她的臉擦干凈了。他托著她的下巴,看她腫成核桃的眼,“你至于么。”

“至于。”

“上去看看?”

現在戰隊里沒人上班,房子空著,只有個保潔在看門。倆人上去看了看,向暖在洗手間洗了把臉。

“我想去屋頂。”她說。

“好,我們去看夕陽。”

屋頂上有桌椅和太陽傘,現在太陽快落山了,兩人并肩坐在一條長板凳上,緊緊地挨著。林初宴攬著向暖,向暖歪著身體,頭枕著他的肩膀。

貼得那么近,他呼吸時的起伏,她都感受得分明。

“一會兒忘卻要過來了,”林初宴說,“還有虎哥,茵姐,沈學長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管你想做什么,我都陪著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怎么不說話?”林初宴問道。突然,他掌心里多了一個東西,她塞過來的。

林初宴低頭,攤開手掌,見那是一顆糖果。她專門留給他的。

他笑了,糖果剝開,將糖喂進她嘴里:“還給你。”

向暖含著糖,紅著臉沒吭聲。

然后林初宴展開糖紙,看到上面的字后,笑道:“這寫的什么,我不認字,你幫我念一下。”

“林初宴,別得寸進尺。”

“念出來。”他說著,將糖紙伸到她眼前。

“不。”

“這三個字,我三年前就對你說過。你現在說一下,不吃虧。”

“你什么時候對我說過?”

“你喝醉的那天。”

“喝醉了不算。你重新講。”

“我愛你。”

“……”向暖有些無語,“你怎么一點都不矜持啊!”

“該你了,不許耍賴。”

她閉著眼睛,小聲說:“我,我愛你,林初宴。”

林初宴吻了她。這次吻得急切而狂熱,她嘴唇都有點疼了。

等親完了,向暖發現,林初宴又把她的糖搶走了。

“對不起,這次不是故意的,”林初宴一臉歉意,“要不,我現在還給你?”

“你,走開……”

他便低低地笑起來,笑著笑著,終于還是還了。

……

向暖問林初宴:“時光1014的‘時光’我理解,就是我們原先的戰隊嘛。可是1014呢?有什么特別的含義嗎?”

“10月14日是什么日子?”

“唔,國際標準化組織成立紀念日?”

“……笨蛋。”

“那你說是什么?”

“相遇的日子。”

四年前的10月14日,兩個菜鳥相遇在王者峽谷里。

從此以后,所有的時光,都是甜的了。